天皇星(福建)织造实业有限公司
  • 首页
  • 服务内容
  • 产品展示
  • 产品展示

    涠洲岛战疫十日

    发布日期:2022-07-28 06:26    点击次数:155

      作为热门旅游目的地,7月的涠洲岛正迎接四方游客。然而突发的疫情让夏日喧嚣迅速降温,这座广西最大的海岛在数日内归于平静。

      7月19日和7月20日,除少数自愿留在涠洲岛的游客外,有662名游客通过全闭环管理转运离开涠洲岛,又乘动车离开了北海。

      疫情持续冲击北海。7月14日,北海全市各A级旅游景区暂停开放,涠洲岛也暂停接待游客上岛。7月20日,需要协助返程的涠洲岛游客已全部返程。

      从北海市7月12日报告第一例无症状感染者开始,十天里,岛上防控网络不断加固,有人在政府的帮助下离岛,有人继续留岛防疫。医务工作者、岛民、志愿者和商家们守望相助,共渡难关。

      紧急核酸与离岛长龙

      北海市位于广西南部、北部湾东北岸,是全国14个沿海开放城市之一。据7月18日疫情防控发布会介绍,疫情突发前北海市旅游市场异常火爆,各大景区游客、旅行社团队游客增幅较大。涠洲岛作为北海热门景点之一,更是吸引了不少游客前往打卡。

      涠洲岛位于北海市北部湾海域中部,是广西最大的海岛。要抵达涠洲岛,只有一种交通方式——坐船,游客要在北海国际客运码头登船,才能往返该岛。

      来自湖北的郭飞参加完高考,迫不及待和家人来北海旅游。在她和家人的计划中,在岛上的行程有三天。

      7月13日下午上岛时,郭飞一家已经订好了15号离岛的船票。14日晚上,她在民宿吃晚餐时听到老板说,让游客尽早回去。“当时好多人都改船票了,但我们想着反正也是明天早上的票,到时再走也不迟。”

      那天已是北海疫情暴发的第三天,涠洲岛旅游区已暂停接待游客上岛,并建议岛民、商家非必要不离岛。

      与此同时,北海海事局开始安排疏运旅客安全返程。从7月14日9时至7月15日19时50分,北海海事局共协调45艘次船舶参与疏运,保障滞岛旅客近2万人安全返回北海市区。

      “我们是幸运的。”郭飞说。那时,游客们急着离岛,这让唯一的“救生通道”——码头大排长龙。郭飞一家凭着48小时内的核酸报告顺利登船。但对不少游客来说,核酸检测结果成为当时离岛最大的阻碍。

      “当时涠洲岛的医院只能上午做核酸,没过多久,医院就改成24小时全天可做了。”郭飞说。7月15日下午,涠洲岛的码头也增设了核酸点。

      疫情突袭,码头管理措手不及。

      有网友发文表示当天工作人员们都在努力维持秩序,穿着防护服发放矿泉水,并提供免费接驳车服务。郭飞也说,“很多人说游客被困在岛上,其实只要有核酸结果基本都可以离开,有统一组织的船接我们走。”

      据当地媒体报道,7月19日下午,505名停留涠洲岛的游客在北海国际客运港码头上岸。码头上安排了35辆闭环接送游客的公交车,将游客闭环送达北海动车站;7月20日上午,广西北海至涠洲岛航线再次安排1个航班,运送177名游客返程。

      至此,需要协助返程的涠洲岛游客已全部返程。

      酷暑中的救援队

      转运游客之外,积极开展防疫也是岛上的重要一环。从7月12日开始,在赵晓聃队长带领下,10名队员组成的蓝天救援队连续工作了十天。

      北海蓝天救援队涠洲队队长赵晓聃是一名转业军人,在部队23年后转业加入救援队。据赵晓聃介绍, 猎杀电视剧蓝天救援队是一支社会公益救援队伍,资金都为自筹,不收取任何单位的费用,主要负责山野救援、城市救援、水域救援等等救援任务。从今年1月开始,北海蓝天救援队的防疫工作从未间断。赵晓聃的队伍负责岛上的日常消杀工作,需要定期到机关、学校、社区、公共场所等地进行消杀。

      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,蓝天救援队昼夜不怠。“我们的队员们每天要在气温高达35℃的涠洲岛进行消杀,从白天直至晚上核酸检测收工。”有时,队员甚至要忙到凌晨三四点,才能完成最后一轮消杀工作。

      队员们还要去码头搬运物资。“7月21日那天,救援队6名队员穿着隔离服在码头帮忙搬运了200多箱医疗物资,搬完时大家全身都已经湿透了。”赵晓聃回忆。

      七八月是北海一年之中最热的时候,室外温度已达30多度,体感温度甚至达到40度。

      救援队伍原本有22人,但由于有10位成员并不在岛上,此次疫情期间执行任务的只有10-12人。人数少,任务重,加上高温天,队员们的身体也出现了诸多不适。

      队伍中有4名成员中暑,6名成员热感冒,队员们一边流汗、流鼻涕,一边工作,赵晓聃也感到心疼,“昨天(7月21日)岛上最高气温已有35℃了,防护服又很厚,基本上10分钟就浑身湿透,20分钟人已经受不了了。我的好几名队员工作几小时后回到家,人已经虚脱了。”

      即使如此,赵晓聃和他的队员们仍然选择坚持。“在我们团队里,所有人都只崇尚一点:为了尽快恢复公共秩序而努力。我们所有人只为了这个目标努力前行。”

    蓝天救援队白天执行工作 本文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蓝天救援队白天执行工作 本文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蓝天救援队凌晨执行工作 蓝天救援队凌晨执行工作 

      老板、岛民、游客化身志愿者

      疫情突然到访,有人离开,有人选择了留下。

      家在涠洲岛的民宿老板朱强原本也想离岛,疫情暴发没几天,朱强的民宿就冷清下来,他的客人已经全部撤离了涠洲岛。

      突然歇业,朱强有点不知所措。在北海疫情最严峻的时候,他本想去北海当防疫志愿者,但由于核酸结果未能在登船前出来,他被迫放弃。

      “我有个朋友在北海做志愿者,他实在受不了炎热天气穿防护服,就穿着我送他的一件防晒衣工作,我当时说做完就把这件衣服丢了吧,消毒不到位穿回家传染给家人怎么办。朋友说‘如果每个人都那么怕的话,这疫情什么时候才能结束’?我一下子就被他这句话打动了。”

      当天下午,没能离岛的朱强立马报名加入涠洲岛的志愿者队伍。

      7月19日下午,澎湃新闻通过电话联系到涠洲岛防疫志愿者队伍的组织者小杜。她表示,岛上已经组织起了一支百余人的志愿者服务队,有的滞留游客也加入其中,防疫工作正在展开。

      滞留游客、义工、民宿老板、岛民……许多人加入到志愿者服务中,共同参与核酸检测、物资发放、协助排查等工作。

      朱强被分配到仓库,负责整理护目镜、防护服、隔离服等,按照大小型号归类、标记。“其实也没做什么很大的贡献,我也不在意时间,就蒙着头干事。”朱强说。

      岛上防控工作不断推进,志愿者的队伍也随之壮大。朱强刚进志愿者群时,群里只有几十人,现在已经有两百多人了。朱强说,大家从未要求过补贴和奖励,只是单纯想为这座小岛做一点事。“社会有困难,我肯定是会奉献的。每个人都不去做,那什么时候才能好起来嘛。”

      用自己的方式守护小岛

      面对疫情,涠洲岛上的经营者们放下生意,努力互助。

      7月20日,邢海在网络上发布了一则帖子,宣布他经营的民宿推出福利给滞留在岛上的旅客和义工。原本旺季价格498元的房间,如今80元就可以租住,并且包三餐。

      此时,涠洲岛的旅游活动已经暂停,公共场所关闭,保障食宿成了外来者最重要的事。

      7月17日,涠洲岛旅游区曾发布通告,暂停所有人员进出涠洲岛旅游区;餐馆、单位食堂暂停堂食,可提供外卖服务;暂时关闭涠洲岛全岛歌舞娱乐场所、游艺娱乐场所、电影院、健身房、酒吧等文体休闲娱乐场所,已暂时关闭全岛景区景点。

      往常,用简单劳动换取食宿、低成本享受深度游,是涠洲岛这类旅游城市特有的义工旅行方式。入夏来,为了迎接旅游旺季,岛上的义工已早早入住店家。

      而疫情“暂停”后,岛上的不少义工突然失业,无处可去。这两天,邢海在网上看到了一些留岛义工的求助帖,“很多义工同学经济上不是很充裕,下岛后可能无法承担隔离费用,所以就选择留在岛上”。

      正好民宿里没有客人,邢海想给这些义工和滞留旅客一处住所。再加上邢海在岛上同时经营着一家餐馆,菜量储备比较充足,可以为他们提供三餐。

      邢海的帖子里写到:“这个价可能连成本都不够。但是,滞留在岛上不方便的人比我们更需要一个温暖的地方。”

      与此同时,同为岛上经营者的民宿老板的刘颖也在用自己的方式守护小岛。

    刘颖的岛上咖啡厅  刘颖的岛上咖啡厅  

      刘颖记得7月15日那天,由于岛上缺乏防控经验,核酸结果和船只开航的信息传达得不够准确、快速。

      “有好几班航班延误了,就有游客以为是我们不许他们到北海市。还有,游客太多了,航班临时加开的通知也会有延迟。”看到信息的不对称造成的误解和混乱,刘颖主动承担了传达、解释和通知的工作。

      为了让讯息更好传递,每次获得最新通知,刘颖第一时间就在各大微信群同步更新消息。为了防止一些游客看不懂太繁琐的通知,她还在各类社交平台上发布最新通知的要点解读,方便岛上的游客搜索查询。

      刘颖虽然不是涠洲岛本地人,但已在涠洲岛生活了12年,对她来说,自己早已是个“土著”了。她在网上写到,请给北海和涠洲岛一点时间,“我们小地方第一次遇上这样严峻的情况,一开始难免手忙脚乱,但是政府一直在努力改进。”她说,这里是她待了12年的小岛,也是她爱的小岛,她会继续坚守下去。

      (文中郭飞、朱强、邢海、刘颖均为化名)

    点击进入专题: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

    责任编辑:朱学森 SN24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