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皇星(福建)织造实业有限公司
  • 首页
  • 服务内容
  • 产品展示
  • 产品展示

    大佬被割韭菜,浮亏超15亿元,中润资源清算旧账

    发布日期:2022-07-26 22:38    点击次数:54

     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,权威,专业,及时,全面,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!

      来源: 富凯财经 

      富凯摘要

      公章被盗用、信披接连违规,上市公司内控漏洞百出.

      3月23日晚间,中润资源(维权)受到山东证监局警示函,牵出十年前的一桩信披违规,而翻阅近期公告,上市公司已陆续曝出信披违规、身陷诉讼等多起负面舆情。

      内控一塌糊涂

      3月23日,公告显示,2012年8月6日,中润投资与齐鲁置业签署产权交易合同,前者拟转让其持有的盛基投资100%股权及享受的债权,股权转让对价3.91亿元,债权转让对价0.99亿元,合计4.9亿元。

      当时,中润资源称该交易不构成关联交易,但事实并非如此。该交易由时任实际控制人、董事长郑峰文安排,齐鲁置业作为中间过桥方配合,最终受让方为昆仑江源,而昆仑江源受郑峰文控制,不仅已构成关联交易,且交易金额占上市公司经审计净资产绝对值30.61%。

      公告指出,郑峰文向中润资源和董事会隐瞒该交易的真实情况,系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,山东证监局对上市公司及郑峰文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,记入证监会市场诚信档案。

      据此前的披露,齐鲁置业并未按约定向中润资源付款,盛基投资也已经申请破产重整,截至2021年12月31日,共收回相关股权及债权转让款4.26亿元,剩余6441万元本金及利息尚未收回。

      2021年12月27日,中润资源发布了公司收到《行政处罚决定书》的公告显示, 甲状腺饮食2016年5月,中润资源先后向崔某、刘某庆、疏某倩、国金聚富、鼎亮汇通、上海翊芃借款合计4亿元。截止2016年7月11日,有2.75亿元借款本金到期未清偿,并构成违约;截止2017年6月30日,仍有3亿元借款本金及利息到期未清偿。

      这些情况上市公司本应该及时披露,但中润资源直到2018年4月才在2017年年度报告中进行披露,时任董事长李明吉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,时任董事兼财务总监石鹏、时任董事会秘书贺明为其他直接责任人员。

      这笔钱至今仍未还清。在相关诉讼进展公告中,中润资源表示,公司尚需支付本金及利息合计1.5亿元,于2021年度、2022年度、2021年9月30日前分别偿还借款1800万元、4500万元、8700万元。

      除了这些难收回、难还起的钱,更离谱的是,中润资源还因为公章被盗用卷入借款诉讼。因出具过担保函,中润资源对苏通建设欠款本金2050万元及利息承担40%的补充赔偿责任,但上市公司称,相关担保函原因为公司公章被盗用。

      尽管上市公司已向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递交再审申请书,但为保证正常经营,已向苏通建设支付相应款项,导致计提负债约1127万元。

      资本击鼓传花

      上市公司一言难尽的并非只有内控情况,经营业绩和资金压力方面也是如此。

      数据显示,中润资源的扣非净利润长期处于亏损状态,2015年-2016年短暂实现少额盈利后转为巨亏,2017年-2020年,扣非净利润分别亏损4.32亿元、2亿元、1.77亿元和4.62亿元。

      今年年初,中润资源发布的年度业绩预告显示,2021年,预计实现营业收入9亿元-9.2亿元,净利润亏损0.8亿元-1.3亿元。中润资源表示,主要是主营业务利润降低,以及公司有息负债形成财务费用较大,导致业绩亏损。

      在低迷的主业、惨淡的业绩背后是资本大佬频繁进出套利,赚得盆满钵满。公开资料显示,上市公司主体最初是制盐企业川盐化,1993年正式上市,经营不善连续亏损;1998年,川盐化被重组,更名峨眉集团,难改业绩困境;2000年,峨眉集团更名东泰控股,主营造纸业务,2004年-2006年再度连亏3年;2007年,更名惠邦地产,转型地产业务;2009年,更名中润投资,新增矿产资源业务;2012年,更名中润资源。

      从制盐到造纸、地产、矿产,上市公司苦苦寻求转型经营之道但都不得其法。

      据媒体梳理报道,2013年6月,上市公司控股股东金安投资将持有的1.85亿股(占总股本19.91%)转让给中润富泰;9月,金安投资又将9300万股(占总股本10.01%)转让给中润富泰。

      2015年,金安投资和中润富泰分别将1.04亿股、1.01亿股转让给郑强,作价10.26亿元。2017年,郑强累计减持1.39亿股,套现金额达13.7亿元,2018年再度清仓减持6586万股。

      与此同时,2015年,中润富泰和金安投资分别将1.74亿股、0.59亿股转让给卢粉控制的南午北安,作价16.08亿元。2016年,南午北安将2.33亿股全部转让给郭昌玮控制的冉盛盛远,作价22.58亿元,转手赚了6.5亿元。

      但目前来看,这场击鼓传花已难以为继。以今日上市公司收盘价2.98元/股计,郭昌玮持股部分的市值仅为6.94亿元,浮亏15.64亿元,缩水69.26%。

    福利来了!低位布局良机,送你十大金股!点击查看>> 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    责任编辑:杨红卜